主管:内蒙古社科联
主办:内蒙古自治区北方文化研究院
出版: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
编  辑: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
社  长:贾继贤
副 社 长:殷文捷
执行主编:刘巧珍
投稿邮箱:tougao@kcjyyjzzs.com
我刊入选第二批学术期刊名单
期刊类别:纯教育、G4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2095-3089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362/G4
邮发代号:16-129
出版日期:每月25日

我刊投稿论文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我刊投稿论文 >

作者:刘昕
  【摘要】基于二语学习过程,语言学家克拉申通过研究其规律,形成了自己的二语习得理论,该理论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深化了人们对二语学习本质的认知。本文从克拉申提出的三个假说着手,讨论我国大学英语教学中语法部分的有效教学途径。
  【关键词】学习 习得 语法教学 监控 情感
  【中图分类号】H319.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7)51-0149-01
  美国语言学家克拉申提出了五个关于二语学习的假说, 它们是:输入假说;习得-学习假说;自然顺序假说;监控假说;情感过滤假说。近年来我国语言学界的研究者们做了很多关于克拉申假说的研究, 但大都是专注于其中某一个,而很少见对这五个假说进行综合评说的研究,本文就从此入手,把克拉申假说中的三个同时放置在中国大学英语教学这个背景下,从二语习得认知论角度探寻中国国内高校英语语法的教学策略与方法,以期为老师们提升教学策略提供理论依据。
  一、关于克拉申的第二语言习得假说
  1.习得-学习假说。
  在克拉申的第二语言学习理论中,克拉申首先关注的就是“习得”与“学习”这两个概念的区分,并以此为研究核心与起点,深入探讨它们分别在语言学习者学习第二外语过程中发挥的不同作用。克拉申指出:“习得”是人类大脑中潜意识的活动,是关注意义、认知、自然交际的自然产物,是与孩子习得母语相似的过程;“学习”与之不同,是在充分意识状态下的认知, 是老师通过课堂教授,通过总结、归纳、记忆、联系等有意识的认知活动为教学手段,帮助学习者对目标语的认知并掌握语法规则的过程。[1]
  2.监控假说(The Monitor Hypothesis)。
  在克拉申提出的家说中,与“习得-学习”假说联系最紧密的要数监控假说,因为监控假说清晰地揭示了“语言学习”和“语言习得”这二者之间的内在关联,同时也区分了在二语学习中习得和学习发挥的不同作用。人们在实际交际时,第二语言学习者应用的自然语言是通过在无意识状态下习得的语言知识所启动,并同时受到在有意识状态下学得的语言知识的监控,比如语音知识、词汇知识、语法知识等。说话人对语言运用的流利程度和其语言习得关系密切,而从另一方面,说话人在有意识状态下掌握的语言知识可以帮助说话人提高语言的准确程度。[1]
  3.情感过滤假说(The Affective Filter Hypothesis)。
  根据克拉申的情感过滤假说,学好第二语言不仅需要学习者将自身置于理想的语言输入环境,更需要一些非智力因素进行辅助。比如学习者的情感因素,它们对语言学得起到了促进和阻碍的作用。学习者如果想要把语言 “输入”(input)变成语言“吸入”(intake), 首先就要过情感过滤这一关。情感过滤构成了从语言输入到吸入这一过程中说话人语言信息需要逾越的第一道屏障。这些情感因素包括动机、焦虑程度和自信心等等。[2]
  二、克拉申二语习得假说与我国高校英语语法教学
  1.提高对英语语法规则“习得”的关注与重视,用发现学习理念与有意义学习理论构建我国高校英语语法课堂。
  认知学角度的语言学习理论反对通过简单强化,通过刺激到反映联动这样简单地理解教学过程和习得过程,语法学习应该是个体积极建构的过程,第二语言学习者应该像儿时习得母语那样积极主动地构建语法结构,进而掌握语法知识,是通过积极的脑内信息加工构成心得语法结构的过程[3]在大学阶段,人的认知水平较以前会有大幅提升,发现式学习法会帮助他们对语法规则进行推测、假设,会促进他们主动去发现问题,靠自身能力解决问题,进而培养积极的语言学习态度。[4]基于建构主义的语言教学理论认为,知识很难通过教师传授获得,学习者需要学习语言的情境,需要社会文化背景的帮助,需要老师与学习伴侣的帮助,需要必要的合适的学习资料,从而经由有意义建构的途径获得语言知识,掌握语言规则。[3]
  2.不忽视语法“学习”,充分发挥语法学习对语法习得的监控功能。
  克拉申指出了三个帮助语法“学习”充分发挥监控功能的先决条件。第一,足够的学习时间。学习者要有足够时间才能对语法规则进行有效选择和使用。教师需要反思自身对学生语法错误的容忍度,应该允许学生犯错并给他们意识到错误和改正错误的机会。第二,帮助语言学习者提升对语言形式的关注,比如对语言准确性的关注与修正。[5]第三,帮助学习者了解语法规则。指导语法规则是语言使用者在交际时应该具备的知识,虽然在实际较集中,人们的关注点是内容而非形式,也没有时间去仔细考虑各项规则,但熟知这些规则无疑会帮助交流更加准确顺畅。
  3.有机结合“习得”与“学得”, 让他们各自的功能在语法课上充分发挥,相得益彰。
  在中国高校英语课堂上,语法教学曾经因为克拉申二语习得理论受到质疑,反对在课堂上讲授语法的老师认为分析语法规则不会助力与语用能力的提高,他们因此反对显性语法教学,主张像对待母语那样的语法习得,即在交际状态下习得语法规则,可他们却从显性语法教学走向了完全的隐形语法教学的极端。笔者认为,结合中国大学英语课堂语法教学的实际,“学得”与“习得”不该彼此割裂,不该取此舍彼,而是应该各自发挥长处,互相取长补短,相辅相成,让他们相得益彰。英语语法可以“学得”,也可以“习得”。
  三、结语
  克拉申的二语学习理论有可取的部分,但同时也包含不科学的成分,笔者认为如何客观公正、辩证唯物地看待克拉申理论中的科学成分才是关键所在。而对语法教学的最佳解决方式应该是对“习得”与“学得”的有机结合,而不是偏向任何一方的极端行为。大学英语教师需要深入了解这些理论,找到适合中国国情的大学英语语法教学法,更新自身教学理念,提高教学效度。
  参考文献:
  [1]张庆宗.外语学与教的心理学原理[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1:33-35.
  [2]胡春洞,王才仁. 外语教育语言学[M]. 南宁:广西教育出版社,1996:123.
  [3]田延明,王淑杰.心理认知理论与外语教学研究[M].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0: 22,25.
  [4]康立新.Krashen的习得/学得假说及其意义[J].河南科技大学学报,2006,6:65-67.
  [5]鲁棉茸,王正良.从Krashen的习得-学得假说谈外语语法教学[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 2003,10:254-256.
  作者簡介:
  刘昕(1975-),女,辽宁大连人,英语语言文学硕士研究生,现任辽宁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从事大学英语教学工作。

版权所有:《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
投稿邮箱:tougao@kcjyyjzzs.com (收稿专用)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编辑部 欢迎投稿
国际标准刊号:ISSN2095-3089,国内统一刊号CN15-1362/G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