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内蒙古社科联
主办:内蒙古自治区北方文化研究院
出版: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
编  辑: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
社  长:贾继贤
副 社 长:殷文捷
执行主编:刘巧珍
投稿邮箱:tougao@kcjyyjzzs.com
我刊入选第二批学术期刊名单
期刊类别:纯教育、G4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2095-3089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362/G4
邮发代号:16-129
出版日期:每月25日

我刊投稿论文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我刊投稿论文 >

作者:杨小四 胡华麟 杨元元
  【摘要】传统上的组织学与病理学实验主要是对组织切片通过光学显微镜进行操作、观察进而掌握其微细结构、特点。由于其内容较为抽象和复杂,学生很难真正的掌握和理解。随着我校虚拟仿真实验室的建立,本人利用虚拟仿真实验室优质资源对组织学与病理学实验设置进行了改革。本文主要浅谈如何综合构建、合理设置组织学与病理学实验进行教学以及教学过程中的几点思考。
  【关键词】虚拟仿真实验室 组织学与病理学实验 设置改革与思考
  【基金项目】2018安徽省高校优秀青年人才支持计划项目:双酚A染毒对不同年龄段小鼠生殖系统结构和功能的影响研究(编号:gxyq2018179);2016年安徽省教育厅省级质量工程项目:人体组织胚胎学虚拟仿真实验教学中心(编号:2016xnzx024)。 【中图分类号】G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8)38-0239-01
  近几年来,计算机信息技术及网络技术的迅速发展,虚拟仿真实验教学成为了一种新兴的教学模式[1]。我校随着教学规模的增大,与时俱进建立了基础医学虚拟仿真实验室。在虚拟仿真实验室建设中,我们利用数码显微互动教学系统的拍摄和储存功能,建立了针对所有学生使用的组织学与病理学数字化切片库,并将相应的组织学与病理学数字化切片进行衔接,供教师教学、学生复习使用。如何利用虚拟仿真实验室来进行组织学与病理学实验教学,并提高其教学效果,关键在于将传统实验和虚拟仿真实验合理结合,重新构建、设置组织学与病理学实验教学。
  1.设置、构建组织学与病理学实验教学的改革
  1.1 传统实验和虚拟仿真实验的合理结合
  在传统组织学、病理学实验教学过程中,老师通常首先教授所观察切片的结构、特点,学生们通过操作光学显微镜寻找、观察其结构,然后老师对学生们找到的结构进行验证、指导[2]。但由于学校的扩招,班级人数较多,而教师一般只有主讲老师和实验员两名,在教学过程中,无法满足对每个学生所观察的结构进行验证和指导,导致有的学生根本没有找到或找到的是错误的结构,根本达不到教学的目的。传统和虚拟实验的结合,我们可以先通过虚拟实验操作,让学生找到本次实验需要掌握的典型结构,教师可将内容投影到大屏幕进行讲解。首先让同学们有感官认识、熟悉所需要掌握的内容,再让学生通过操作传统显微镜寻找其结构,与典型结构对比。通过“虚”“实”结合,大大提高同学们对所学实验内容掌握的准确率和老师实验教学的效率[3]。
  1.2 组织学与病理学实验内容的链接
  组织学与病理学虽然是两门不同的学科,但它们有着密切的联系。组织学实验教学内容主要观察正常组织的微细结构;病理学实验教学内容讲授的主要是异常组织的微细结构。掌握组织学实验内容是学习好病理学实验内容的前题和基础[4]。在实验教学过程中,我们应充分利用虚拟仿真实验室将组织学、病理学实验内容进行整合、对照、对比。我们建立了相应的组织数字切片库和病理数字切片库,并且将每个组织数字切片链接相应的病理数字切片。在组织学实验教学过程中,虚拟观察某一个组织数字切片时,可链接观察相应的病理数字切片,这样让学生对其病理的结构有一定的感官认识,为以后病理学的学习打下基础;当然,更重要的是,在病理学实验教学过程中,在虚拟观察某一个病理数字切片时,链接打开其对应的组织学切片,通过正常、异常的对比、鉴别,既完成了对组织学结构的回忆和复习,又有利于对病理结构的理解和掌握。
  2.设置、构建组织学与病理学实验教学的思考
  2.1 不能摒弃传统的显微镜实验操作
  高校虚拟仿真实验室的建设和投入使用增加了同学们的实验兴趣,使实验操作简单,同时减少了大量的实验器材的消耗[5]。但许多学校放弃了传统的显微镜的操作,用虚拟实验完全代替传统试验,本人认为不妥。作为一名医学生,显微镜的基本操作是必须掌握的一门基本技能。通过传统实验的开展可以使同学们熟练的掌握显微镜的操作,而且通过显微镜观察到的组织学、病理学切片的视图不一定都是典型的,如果我们只通过虚拟实验观察典型示图,同学们在以后工作实践中遇到不典型的视图就很难识别或理解。我们应该充分利用虚拟仿真实验室将传统实验操作和虚拟观察数字切片结合起来,既解决学生人数过多,实验资源、教师人员不足等缺点,又可以让学生在虚拟实验的基础上,更准确地识别和理解显微镜下组织结构的真实图像。
  2.2 組织学与病理学实验内容的链接的必要性
  虽然组织学、病理学在学校课程设置中安排在不同的学期、不同的老师教授,但建立组织学与病理学衔接数字切片库以及组织学与病理学老师之间的交流是非常必要的。组织学实验教学中,在讲授组织切片时,可链接相应的病理学数字切片,而病理学教师在讲授病理切片时,更有必要将其组织学切片调出,帮助同学们回忆。在讲授病理学实验时,衔接组织学切片与其比较,这样可能会耽搁一点时间,可对同学们对病理结构的识别、理解大有裨益。
  3.总结
  建立虚拟仿真实验中心是教育发展的一种趋势,势在必行。 但建成之后,如何合理地设置、利用最为关键。我们不能为了“方便”完全摈弃传统的显微镜实验操作,应将虚拟实验与显微镜操作相结合,相互弥补各自的缺点,提高学生的实验能力。与此同时,我们要充分利用虚拟仿真实验室的优势资源,将以往“独立”的组织学、病理学有机的结合,提高学生对实验内容的理解。
  参考文献:
  [1]刘胜兵,王鑫泉,曹利仙等.虚拟实验室与组织胚胎学实验教学[J].实验室研究与探索,2013(32):157-158
  [2]李佩琴,杨少芬.高职护理专业病理学实验教学现状与改革思路探讨[J].医学理论与实践, 2016(29):1537-1539
  [3]陈晴,钟树志.数字化切片库建立前后学生实验考试成绩对比分析[J].四川解剖学杂志,2014(22):41-42
  [4]陶彩云,顿耀艳,倪毅然.优化病理学实验教学结构模式和教学方法的探讨[J].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医学版,2016(33):64-65
  [5]单芳,刘雨娟,李宏民.虚拟实验在机能学实验教学中的应用体会[J].基层医学论坛,2015(19):357-358
  作者简介:
  杨小四(1979-),男,安徽安庆人,医学硕士,讲师,研究方向:人体解剖与组织胚胎学。

版权所有:《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
投稿邮箱:tougao@kcjyyjzzs.com (收稿专用)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编辑部 欢迎投稿
国际标准刊号:ISSN2095-3089,国内统一刊号CN15-1362/G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