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内蒙古社科联
主办:内蒙古自治区北方文化研究院
出版: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
编  辑: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
社  长:贾继贤
副 社 长:殷文捷
执行主编:刘巧珍
投稿邮箱:tougao@kcjyyjzzs.com
我刊入选第二批学术期刊名单
期刊类别:纯教育、G4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2095-3089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362/G4
邮发代号:16-129
出版日期:每月25日

我刊投稿论文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我刊投稿论文 >

  【摘要】语言接触,必然产生语言影响,而借词就是语言影响的产物。汉语词汇通过“密切接触”和“文化交流”两种途径被借入柬埔寨语,并在柬埔寨语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本文以柬埔寨语中汉借词为研究对象,着重描写汉语借入柬埔寨语后辅音声母和元音的变化情况。
  【关键词】柬黄瑜莫源源埔寨语 语言接触 语音特征 声母 韵母
  【中图分类号】G64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7)21-0095-03
  柬籍华人按地缘和方言可以划分分为潮州、广肇、海南、客家和福建五大群体,其中潮州人最多。因此,柬埔寨语中的汉借词主要来源于上述几种方言。笔者共收集到汉借词250余个,其中以潮州方言最甚。由于柬埔寨语中的汉借词来源复杂,虽统称为“汉借词”,但主要为汉语潮州话,因此本文所指的汉借词语音特征,是以汉语潮州话为基础来开展研究的。
  一、柬埔寨语中汉借词的辅音声母特征分析
  汉语和柬埔寨语分属于汉藏语系的汉语族和南亚语系的孟高棉语族。二者的音位系统差异很大。汉借词进入柬埔寨语词汇系统的过程中通常会发生一些变化,如音段的调整、增音、删音、韵律特征的表现或指派等等。这是因为不同语言间有着不同的音位系统、音节结构。柬埔寨语借入汉语,通常用柬埔寨语的语音系统去拼读所借入的汉语词汇。两种语言之间的音位空缺就随之进行调整。由于汉语是被借入语言,处于被动位置,它只能做出让步,按照柬埔寨语的拼读规则来发音。
  下面我们集中分析汉借词的辅音特征,考察汉语中的不同辅音在借入柬埔寨语之后的表现,包括塞音、擦音、鼻音。
  1.塞音
  (1)我们先来看看汉语潮州话与柬埔寨语的塞音比较:
  上表显示,两种语言的塞音在发音部位上完全相同,如果从音位的角度观察,两种语言都存在塞音的清浊对立以及送气和不送气对立。
  (2)下面我们观察柬埔寨语中的汉借词的塞音变化情况:
  1)软腭音k→k/kh
  2)齿龈音t→t/th(其中t→th的情况笔者只发现一例)
  3)双唇音p→p,ph→ph,b→p
  4)舌面音ts→c,tsh→ch
  上例反映的是汉语潮州话的塞音声母k、t、p、ts借入柬埔寨语后的表现。这几个声母在源语言的音节首或音节中根据不同的语音环境分别发不送气音和送气音。借入后,我们清楚的发现源语言的声母几乎都是按照对应关系被借入,也就是说,送气音借入为送气音,如:/kh→kh/,不送气音借入为不送气音,如:/p→p/,清辅音借入为清辅音,如:/t→t/。但是也出現了一些特殊情况,比如不送气声母被借入后演化为送气声母如:/k→kh/,/t→th/;浊辅音声母被借入后演变为清辅音声母如:/b→p/;清擦音声母被借入后,为了适应柬埔寨语的发音规律和特点,用与之发音相似的舌面塞音来代替如:/ts→c/,/tsh→ch/。但是这类词汇的比例很小。
  2.鼻音
  汉语潮州话中有三个鼻音音位,分别为双唇鼻音/m/、齿龈鼻音/n/和软腭鼻音//。三个鼻音在音节中的分布比较自由,其中/m/、/n/在音节首、中、尾均可以出现;而//比较特殊,从不出现在音节的中间位置。
  柬埔寨语中有四个鼻音音位,分别为双唇鼻音/m/、齿龈鼻音/n/、软腭鼻音//和//。柬埔寨语中的这四个鼻音音位在音节中的分布与汉语潮州话中鼻音的分布一样,也比较自由。这几个鼻音均能在音节首尾出现,既能作为声母辅音,也能作为韵尾辅音。
  (1)词汇借入后,音节首鼻辅音的变化情况:m→m,n→n,→
  上例显示,汉语潮州话音节首的鼻音/m/、/n/和//在被柬埔寨语借入后分别表现为同部位的鼻音/m/、/n/和//。在音节首,汉语潮州话和柬埔寨语鼻音/m/、/n/和//的语音性质和在两种语言中的音系表现都较为统一,具有同样的性质。在借用的过程中忠实地表现为本语言存在的音位,现成地直接借用,其直接借用率几乎为100%,能比较真实的反映被借入语言的语音原貌。
  (2)词汇借入后,音节中和音结尾鼻辅音的变化情况:m→m,n→n,→,→n,→
  汉语潮州话和柬埔寨语音系中的鼻音分布很广,既能充当辅音声母,也能充当辅音韵尾。基于二者的特点,根据语音相似性的原则,两者之间表现为一对一的忠实借入关系,即m→m,n→n,→。但是通过上表可以发现,m→m,n→n是严格借入关系,而则可以表现为、n或。但是→这种情况,只能发生在作为辅音韵尾,同时要满足其前接元音为/e/的条件。
  3.擦音
  通过比较两种语言的擦音发现,/s/和/h/在源语言和目标语言中发音部位、发音方法和喉部特征均一致,语音听感也一致。
  我们先看下列例子:
  由于两种语言的擦音数量一致,而且音质特征也一致,因此借入后直接表现为源语言的声母,在所有借入的柬埔寨语的汉语词汇中无一例外。
  二、柬埔寨语中汉借词的元音特征分析
  汉借词进入柬埔寨语后,音节中的元音发生较多变化,情况也相对复杂。源语言中的某个元音借入目标语言中后会演变为目标语言中的多个元音。请看下列例子:
  据上文对柬埔寨语中汉借词的元音演变情况的描写和分析,以及各个元音在本文收集到的借词中的表现,我们发现,词汇借入后元音的演变情况是多样的,,而不是单一的。也就是说,源语言中的任一元音至少与目标语中的几个元音有对应关系。其中/i/在汉语中的演变为3种不同的情况;/e/对应于汉语中的3个元音;//对应于汉语中的4个元音;/u/对应于汉语中的3个元音;/a/对应于汉语中的3个元音;//对应于汉语中的3个元音;/o/对应于汉语中的4个元音;//对应于汉语中的3个元音;//对应于汉语中的4个元音等等。虽然元音的演变的情况是丰富多彩的,但是还是在一定程度遵循语音的相似性准则。
  三、结语
  通过以上对柬埔寨语中的汉借词的语音特征进行微观分析,我们发现:在两种语言接触融合的过程中,源语言和目标语言之间的如果存在相同的音位,通常都能较为忠实的反映在借入的语言的声母和韵母上,但是出现音位空缺的情况,在借入的过程中则通常会采取相应的调整策略来实现其语音的表现。
  参考文献:
  [1]史有为.《汉语外来词》[M].商务印书馆,2003.
  [2]陈保亚.《语言接触与语言联盟》[M].语文出版社,1996.
  [3]陈晓锦.《越南、柬埔寨、老挝三国潮州话训读现象比较》[J].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09,第四期.
  [4]保明所.西双版纳傣语中的巴利语借词研究[D].中央民大博士论文,2005年.
  [5]吴宗济.武鸣壮语中的汉语借字音韵系统[J].语言研究1958年3月.
  作者简介:黄瑜(1982.7-),女,壮族,云南民族大学人事处,研究实习员;莫源源(1982.2-),男,壮族,云南民族大学东南亚学院,副教授。
  本文获云南民族大学东南亚南亚西亚中心课题一般项目资助,项目编号为:20150505。

版权所有:《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
投稿邮箱:tougao@kcjyyjzzs.com (收稿专用)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编辑部 欢迎投稿
国际标准刊号:ISSN2095-3089,国内统一刊号CN15-1362/G4